最新消息:

程序员吕科涉嫌计算机犯罪被拘已获释

旧闻 eben 84浏览 0评论

  2000年5月16日清晨,记者在郑州见到了吕科。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崭新的一天。瘦小眼戴眼睛的吕科穿上了干净的蓝衬衫,跟在巍峨严肃的父亲身旁,走在大街上……透过道路两侧悬铃木枝叶热烈交织的缝隙,是否仍有天空可以仰望?谁知道这一刻吕科的心情?……毕竟……就在昨天(5月15日)晚上……盖章,盖章,签字,签字……从郑州公安局金水分局拘留所回到旅社刚好晚上九点,–从3月13日“因涉嫌妨碍公共信息罪和敲诈勒索罪”,被郑州市公安局拘留申查到5月9日转为“监视居住”,再到这一天被公安机关认定为“虽然违法行为,但未造成严重后果,不构成犯罪”–22岁的青年程序员吕科结束了40天的“非正常生活方式”–“被释放”了。

  “还好。他们还是懂得尊重知识分子的。”在狱中“并没受到什么折磨”的吕科说,“主要是寂寞,不能上网,没有交流”,“值得欣慰的”是“认识了一个在网上发布‘不该在布’的东西的嫌疑犯”,“我们讨论了一些技术问题,很投机。”

  一个事件的几个版本

  不管当事人吕科怎么消磨这40天的特别时光,对原告方郑州北方群网信息工程有限公司和许多计算机技术人员和网友而言,这都是沸沸扬扬各持已见的40天;人们认为“吕科事件”不仅仅是与吕科个人攸关的问题,它是具有时代特色的新问题-“信息时代”、“计算机犯罪”,它涉及两方的利益保护问题,“软件开发产的”,“软件开发技术员的”……人们关注所谓“事实真相”,更关注:“真相的背后”……至今,经郑州公安机关查证的“吕科事件的真相”可以简要叙述如下:

  郑州北方群网信息工程有限公司的技术人员吕科,在2月17日不辞而别,并带走了其参与开发的“网络快速发布系统(AWE)”的源代码,并对该系统加了逻辑锁-一旦时间大于2000年3月1日,系统将无法登录、使用,并对使用次数加以限制,只有超过200次,系统就会被锁定。“所幸的是”,AWE系统处在试运行阶段,并且用户在逻辑锁发作之前已改用其他软件,因此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对于这个:“客观存在的”的“违法行为”的动因解释仍绕不开“钱”字:

  吕科和吕科父亲吕岳伯的版本是:这是一起欠债不还的劳资纠纷。他,吕科所作所为是为了要回迟迟没有发给他的“应该”属于他的那部分奖金,20万元。“劳动者要求应得的劳动报酬。何罪之有?”

  “北方群网”董事长王新文的版本是:这是一桩恩负义的敲诈勒索案。首先,公司不欠吕科奖金,其次,吕父在吕科出走后提出要25万(包括5万元维护费)实在是“没良心:,完全不顾两年来公司在生活和技术上对吕科的照料和提携(包括代租房,请保姆,多次送吕科到北京参加培训等。)

  此外同时被双主引为证据的“劳动合同书”的相关内容第五款“劳动报酬”这第3“奖金”和第4“特殊贡献”奖的内容是这样的:

  “奖金:参加年度奖金(合同金额的百分之十)的分配,特殊贡献奖;若甲方委任乙方为项目带头人,则享受合同金额的百分之一。”

  对于这部分证据的解释“比如10%是属于吕科个人的还是7人项目开发组共同的”等,至目前为止北方群网占优势;但吕科父亲日前仍表示虽然因为没有经验致使合同出了不利的漏洞,但仍在与律师商量,不放弃追回欠款的机会。相应的北方群网也称:他们损失“如此巨大”-“严重影响了AWE系统的推广,破坏了其实效性,除经济损失(公在该系统业已投入332044元)外,并给公司带来名誉损失,造成人事波动(因系统推广不力,两位技术人员辞职)……以致于不得不保留对吕科行为的追赔权。”

  对于“程序员吕科有无权利在AWE上加逻辑锁”,吕科和部分软件技术人员(如郑州工大的一位计算机系教师)认为“时间锁是程序员保护自己的产权和计算机安全的常规手段”;而北方群网的驳斥是:以上说法针对的是版权自主的软件而言的,而AWE产权是公司的,是开发小组集体劳动成果,加锁与否的权利在公司而不在吕科。

  网上热炒“吕科事件”

  对以上“真相”的反应如何?5月16日,吕科被放,吕科之父吕岳伯“真诚地表示感谢”-“吕科之所以这么快就给放了,除了感谢司法机关秉公执法外,更要感谢媒体,尤其是广大网友的支持帮助”。

  据不完全统计,除网上新闻外,仅新浪网站的“电子商务”和“技术论坛”两个栏目的发言就有70余条,中国动感技术网站特设专题帖予了十几页,而其他多个网站的BBS也都在“就此说开去”。“吕科事件”的吸引力在哪里?一起“劳动纠纷”或者是“敲诈勒索”会引起这样的热闹吗?

  出谋划策的,怎样跟公司妥协,怎样与公安局打交道,怎样寻求媒体帮助;为吕科的人品和天才“正名”的-无私,好分享互助,为网友解决技术难题,翻译和转贴有益的技术文章,以及写得一手“玲珑剔透”的美文,关心体贴朋友,对美食文化有讲究-不愧为chinaasp“人气急升”活跃分子;有组织捐款前往郑州“救人”的;有(程序员)愤然宣布“TMD(他妈的)下半年辞职”的;有寻求相关法律条文的;有给逻辑锁下定义的;有慨叹天才(指吕科)之不遇,兔死狐悲忧心忡忡的;有提倡议成立“中国程序员联合会”,甚至有拟定《草案》的……可以发现的是网上言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声援吕科声讨北方群网。

  不知道哪个因素起了决定作用,是侥幸-试用机,在时间锁发作前被检测出来,是网友的声援力量,还是尚无相应的“法律条文”?反正,吕科“没事了”。5月16日中午12点吕科将随父亲踏上回四川珙县的火车。他说-他声音低弱地说-错了。方式错了。其父则说,“太不谨慎了,太倒霉了”。另外吕科表示在家修养一段时间后,他会尽早“回来(指回电脑业而非令他不堪回首的郑州),可以错过一次机遇,但是不可以错过一个时代-我耽误不起时间。”

转载请注明:落伍老站长 » 程序员吕科涉嫌计算机犯罪被拘已获释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