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突变内幕:王峻涛遭遇6大险情

胡延平 李学凌
——王峻涛大权旁落不是谣传,8848距离电子商务越来越远?
——资本无情,资方逐利是王竣涛失去支持、支配直接原因?
——综艺股份、连邦已是最大赢家,中途改变立场为了全赢?
——派系之争旷日持久,8848成为海龟们又一次获胜的地方?
——Creativity与Management,8848需要什么样的领导结构?
——国际、本土投资者以及管理团队,到底谁更懂中国市场?
——离开只是个时间问题,王峻涛离8848会不会越来越远?
——上市后8848必然向市场驱动回归,王有没有可能回归?
——在与资本同行中纷纷落马,王峻涛们如何快些成长起来?
——彻底陷入投资驱动的8848离电子商务更近还是更远了?

8848米!!那地儿可不是好玩的,如果是个人就能爬上去逛一逛玩一玩,早就让全世界人民给踩平了,那儿还用得着咱们在着费力呱啦的……
——借用今年攀登珠峰失败后某队员之总结作为题记

“淡出”消息没有任何失实之处

8848离纳斯达克越来越近,作为本地创业者的王峻涛却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日前从8848方面传来的消息称,王峻涛目前的董事长、公司主席职务尚未变化,但是对公司事务和重大决策不再有主导权。8月30日的8848新一届高层管理者与新闻媒体的见面会,王竣涛也将不出席。8月28日中午,我们第一时间将这则消息披露之后,舆论反应强烈,但同时也有不少人表示质疑。

尽管有人对此表示怀疑,但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王峻涛的淡出。我们之所以着力于挖掘和披露这则消息,并且在今天再次刊发剖析8848,并非只是为了一则消息的发布,也不单单是为了证明“淡出”事实的存在。相信接触到这篇文章的业界读者,在与我们一起解析完本文篇首提出的10个问题以及“中国公司的国际冲突”、“与谭智由合到分”、“派系之争终酿残局”、“风险投资始乱终弃”、“钱眼不能堵稀泥没法和”、“股份快速稀释无力自行掌控”、“谁是最大的赢家”、“8848靠谁从中国市场挣钱”等8个专题分析之后,内心得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创业者、职业经理人、境内投资人、境外投资人之间,是如何为利益相互拥抱又相互击打的。有人认为上市之前对创业者的清洗是惯例,但是我们认为不是,因为清洗与否的关键并不在于惯例,而在于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安排。资本市场的所有游戏从来只有规定玩家操作规则的规则,从来没有直接规定游戏结果的游戏规则。

险情之一:中国公司的国际冲突

王峻涛目前虽然还没有出局,但是已经处于权力的边缘。

目前,8848各项工作主要由首席执行官谭智负责。谭是去年12月7日正式来到8848的。在宣布谭智到任的新闻发布会上,8848高度强调的一个关键词是“国际化”。媒体当时的评论则是:“谭智此前曾任美国微软(中国)的副总经理,是国际IT界著名人士、资深管理专家,具有丰富的国际IT企业管理经验(新闻诵稿中语)。进军华尔街、选择一个具有国际跨国公司背景的人担纲最好不过。如果谭智能统领大陆最有影响的电子商务网站8848走向华尔街,一夜之间涌到面前的财富将是爆炸式的……8848的股票将很可能达到每股上百美元。”有意思的是,谭到任之后,多位前微软高、中层管理人员也来到8848。而8848在一次又一次的增资扩股活动当中也“邂逅”了微软:所融风险资金有一部分即来自微软。

除了微软团队的成功空降,在以资本市场为路标的国际化道路上,8848引进各路管理人才的步伐始终没有停止,队伍也因此越来越庞大。除了谭智等人,8848还从EDS、3COM、优利、亚信等企业请来了一批从技术到管理甚至财务方面都比较资深的经理人。舆论当时的分析是:在8848的初始阶段,王峻涛是一位很合适的领军人物,但是随着企业的发展,王峻涛的身边还必须有一批管理思想更先进和“商业味道”更浓的经理人来推动并支撑企业的高速发展。

的确,国际化使得8848的人才结构比原来更合理了,也对其发展产生了明显的推动作用,但是与此同时也导致了一个巨大的矛盾:满口英语,能够与境外股东、投资者打成一片的国际团队却往往不能够与中国本地的管理层、职员处理好关系。虽然包括谭智本人在内的“微软团队”过去大部分时间在中国工作,但是所处跨国公司的企业文化、管理风格与本地公司完全不同,所以彼此的协作困难重重。在其他IT、网络公司当中,类似的“国际冲突”已经屡见不鲜。

管理文化的冲突之外,是不同管理团队之间的利益冲突以及新创办的这家高速成长的企业在人才、管理、文化整合方面的缺失。一切发生的是那样的快,相互的融合根本就来不及。实际上从谭智即将到任但什么都还没有接手的时候,这几种冲突就已经开始了,这就是差不多正好一年前的所谓的“毛一丁风波”——三位最初的参与者在人才引进的潮头浪尖逐渐“沉沦”、随后又在国际化道路的高速冲撞中血肉横飞的走人故事。

知悉8848内情的人有一句真言:8848的致命弱点其实并不在于选择何种商业模型,走什么样的商业道路,而是如何处理好公司内部的管理矛盾和国际冲突。

险情之二:与谭智的由合到分

面对国际化带来的利益冲撞和管理文化冲突,毛一丁们走人了所以一切尽可以规避,但是留下来的、新进来的人员,却无时不刻需要面对所有的难题。有合作就有摩擦,在8848内部,最直接面对这种摩擦的人有两个,一个是王峻涛,另一个是谭智。这种摩擦,既决定了两个人从过去到现在关系由合到分的变化,也决定了彼此在8848地位的变化。

并非象一些舆论猜测的那样王连批一分钱的权利都没有,在8848里面只是一个摆设。王峻涛过去一年多时间的地位,应该说绝大部分时间是比较稳固的。这种稳固的地位一方面来自于与连邦管理层之间熟悉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来自王与综艺股份、IDG等主要投资者之间良好的协调和沟通能力。1999年7月网站建成后,王担任为此注册的北京珠穆朗玛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总裁,去年11月融资成功后,王改任董事长兼公司主席,总裁一职改由“投资方寻找的谭智”来担任,在当时看来,这样的决定无论对于股东还是王峻涛本人而言,都是一个较为合理的安排。8848需要一个CEO来提升自己。按照1999年底谭智到任时的安排,王峻涛既是创业者、股东,同时又是投资方代表,主管公司战略、市场拓展、政府公关等,谭智负责内部管理、对外融资等。分工非常清晰。

但是好景不长,谭作为在跨国公司待惯了的职业经理人前前后后所奉行的格式化管理以及谭本人对权力人事游刃有余的运作,使得一些风格不同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感到“不舒服”甚至危胁,加之风险投资商不遗余力的支持,谭的手腕更显力度,一些不合乎要求的人员陆陆续续宣告出局。在此中间免不了抗争,下情上达的终点,就是王峻涛。应该说在过去的绝大部分时间里,王峻涛是非常支持谭智的工作的,所以我们以往并没有看到公司内部明显的对立,谭智认为干得不好的,一般只有走人。但是这一次,被迫淡出的是王峻涛自己。

创业者地位不保,职业经理人的位子越坐越牢。

险情之三:派系之争终酿残局

很早以前就有的一个说法是,派系之争在8848那里不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公司多,但也不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公司少。据说有微软派、连邦派等等,一开始是派系林立,到后来是九九归一。

1999年11月谭智到任的时候,在新闻发布会上同时就任的四位副总裁分别是桂真亮、张屹、赵立奎和潘建新。如今除了桂真亮,其他三位已经全都离开了8848。

去年有一段时间8848高层6人中有4位来自连邦,而连邦派如今据说已经被打得稀里哗啦不知所向。虽然8848管理层一直在控制这种内耗,但是还是有这样的故事传到了业界不少人的耳朵里:今年2月8848上海分公司初创,总经理日夜苦干整整三个月,临了突然接到通知,由于业务转型上海不设分公司了,这位总经理由此被委婉“清退”。但是过了没多长时间,上海分公司又“转”回原地方去了,与以前不同的是那位总经理再也没能回来,一位从微软某部门过来的新人接替了他的职位。

派系之争如果永远只是中层、部分高层之间的矛盾倒也罢了,问题是它已经从客观上导致了这样一个后果,王峻涛已经无法继续“协调”,或者事态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继续协调的必要。

力量的天平已经完全转移,平衡于是失去了意义。

但是,一个没有王峻涛的8848,是不是就是一个“平衡”的8848?在《8848突变:王竣涛淡出权力中心》一文中,我们已经做出过回答:王峻涛大权旁落之后,其位置未来的新人选还没有明确,8848的领导层因此暂时出现了缺失。谭王二人分工不同特色迥异,相互之间不可替代。以王峻涛对国内市场、资源的熟悉程度以及战略把握能力,在短期内找到合适的人选比较困难;8848的股东们也许不再需要王峻涛,但是绝对需要一个能够进行战略管理、战略公关的另一个管理者。

险情之四:风险投资始乱终弃

王峻涛淡出,前面的分析着重于人事,真正发生决定性作用的因素是“资本”。

失去风险投资商的支持是王峻涛大权旁落的主要原因。

王峻涛是全力支持上市的,但是王峻涛所能够做到的和投资商的胃口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在去年“新浪梦之队”解散,沙正治与王志东之间相互进行人事切换的时候,媒体曾经认认真真的讨论过一个话题——“资本意志”。资本的力量不仅仅在于为企业的发展输血,还在于它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来控制企业的行为,要求以自认为最恰当的方式快速套现。在资本意志的控制之下,甚至出现了资本木偶这样的说法——一些创业者、CEO甚至彻头彻尾成为受风险投资操纵的形象代言人。而如今,在8848人事变换的背后,依然是资本意志的巨大阴影。王峻涛本人对此应该看得比较清楚,且看年初他在《三联生活周刊》举行的“IT2000”沙龙上的讲话:“风险资本也要有出路才行。人家是风险资本,就是在你有风险的时候来帮你扛着,只要估摸着你的商业计划有戏,你每天大把烧钱,他眼睛都不带眨的。问题是,人家图什么?就图着你快点长大,风险少了,‘钱途’明确了,有更多的人来愿意陪着烧钱,他可以‘功成身退’。到了这个时候,就可以用产权交易的办法卖掉他的股份。产权交易的最好办法,就是上市。对于一个才一两岁的高科技企业,真要上市,还就只有创业板这一条道。上市热潮背后的风险投资之手确实不容忽视”。

我们不能否认资本的作用与逐利属性,但是在资本的短期逐利属性与企业发展的长期扩张属性之间,有许多矛盾需要处理。在今年3月份的《网络企业批量上市触摸监管底线》一文中,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判断:上市之际,创业者与风险投资既在一条船上,又不在一条船上。创业者常说“上市不是最终目的”,但是对于需要尽快套现甚至脱逃的风险投资来讲,上市就是最终目的。上市是资本的最高指示。但是对于需要长期资本支撑的互联网公司而言,需要通过上市解决资金以及资金通路问题,但是上市解决不了企业发展的根本问题,而且对创业者自身危害甚大。

目前国内网络公司的发展模式,有人从另外一个角度概括为三类:资本驱动型、市场驱动型和技术驱动型。据称王峻涛淡出之前的8848一直尝试在资本驱动与市场驱动之间把握平衡,而王峻涛大权旁落之后的8848则开始了面向纳斯达克的纯粹资本驱动下的奔跑。诚然,在企业的长期发展要求与资本的短期套现需求之间,在资本的短期套现需求导致的投资驱动与企业的长期发展要求所要求的市场驱动之间,企业必须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重心并且巧妙的把握平衡。今天看来王峻涛的把握并没有成功,或者说并没有得到所有股东的认同。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在投资人那里的拿到纳斯达克亮相的中国网络概念股和王峻涛自己认为的中国网络概念股之间,管理层的形象并不完全相同,这也是王峻涛淡出的另一个原因。

险情之五:钱眼不能堵,稀泥没法和

“8848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但是只有让8848上市,我们才能把金蛋放到自己兜里”。

说这话的是8848股东之一——综艺股份的副总经理季风华。

8848最初的股东只有一家:连邦。但是到2000年8月份的时候,已经有几十家之多。中间数次融资,不停拿钱,股东之多,已经近乎于乱,8848自己的一些高层管理者都无法一一说清楚还有谁谁谁是自己的老板。据说这也是这几十家股东中的绝大多数联合起来在境外联合成立一个控股公司的原因。

但是,股东再多再乱,有一点是一样的:在屁股底下分蛋,或者从树上往下摇钱。所以,在分蛋摇钱的关口,一切都需要让路,包括王峻涛。在8848的诸多股东中间,综艺股份、连邦两家与外方投资者相比一直算是支持者,但是据说此次淡出与他们的改弦更张有一定关系。

在以往更多时候,王峻涛除了对公司内部进行沟通、协调,进行平衡木式的管理,还需要在诸多股东之间乱糟糟的关系中间进行协调、沟通和平衡木式的,8848的人曾经在私下里将之称之为和稀泥。但是现在据说连稀泥也和不下去了。

险情之六:股份快速稀释,无力自行掌控

如果要从王峻涛自己身上寻找淡出的原因,“融资不慎”以及后来将融资权利彻底交给别人恐怕是最为主要的一条。由于急于将8848做大,急于把握自认为可能转瞬即逝的融资机会,王峻涛一开始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自己的股份稀释到了一个没有任何决定能力的份额,而且这些风险投资绝大部分并不是长期投资。所以,在资本喜欢王竣涛的时候,王对8848的支配没有什么问题,在资本不喜欢的时候,王便对8848失去任何支配能力。

王峻涛突然成为边缘人的直接原因之一,就是8848创立以来频繁的融资、扩股和股权结构调整活动。1999年1月连邦电子商务部成立的时候似乎还没有股权划分的明确说法,到1999年7月北京珠穆朗玛电子商务网络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的时候,终于有了一个比较明晰的利益格局:注册资金120万元,王峻涛持有大约20%,连邦(包括综艺股份权益在内,因为早些时候综艺股份收购了连邦51%股权)则拥有80%的股权。在此前后连邦、综艺股份的投资据说一共为200万元左右。

因为上市需要,1999年7月份,IDG联合其他投资者在英属威尔京群岛注册了一家公司名叫Mount Everett Software Inc.(后更名为8848.net Incorporated,简称“威尔8848”),由这个公司出资200万美金参与8848网站的业务重组。一番运做的结果是,威尔8848占北京8848中55.5%的股份,连邦占33.4%,个人投资者占11.1%。按照比例计算,这个个人投资者无疑当属王峻涛。但是在随后的上市努力中,证监会的几条红杠杠又将8848挡了回来:合资公司在海外上市,国家有政策,中资超过20%的公司,必需受到红筹股指引的控制,而且中资不能成为最大的股东。

为此8848进行了上市之前股份最重大的一次调整,就是在这次调整之中,王峻涛的股份发生了质变:中方股东等比例地收回投资,均拿出四分之一的股权,以6美元每股股权变现,连邦用150万股作价换回900万美金,剩余的451万股转换为“威尔8848”(即最终上市企业)的股票期权。王峻涛个人变现了多少股权,有多少股权转化成为股票期权,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据悉他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因为“其他股东都是法人股,一些股份持有公司是上市公司,他们做出让步困难比较大”。

虽然在8848.NET的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之后12个月内,中方股东可以按每股1美分的价格行使该项期权,按照1∶1的比例将其持有的股票期权转为相应数量的可以自由流通的普通股。但是现实的股权转变成了股票期权之后,王峻涛在8848的实际股权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如果我们能够很快地看到8848的上市招股说明,我们就可以知道他的股权到底让出了多少。

一路快速稀释,到上市的最后关口王竣涛的个人权益竟然进入真空状态——没有了直接股权,几乎所有股份都转成了期权,后者是需要上市之后自己花钱才能买回来的,而在股权回复到一定水平之前,王峻涛的个人股份在董事会无法获得席位。

王峻涛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股权不仅仅是利,更是权。

谁是8848游戏最大的赢家

谁是8848游戏最大的赢家翻译成另一种汉语就是:谁是发财游戏最大的赢家?

综艺99年报中披露:“综艺股份控股的连邦将原持有8848公司33.4%的股权全部转让,不仅获得900万美元(综艺股份占连邦51%股份,所以最少得到450万美元),最重要的是公司还获得8848.net的451万股股票期权,并可在其股票公开发行后按每股1美分价格行使该项期权,按1:1的比例将其期权转为可流通股。”

青海证券分析石黄硕认为:即使保守估计,按每股1美元计其市价的话,该部分成本仅4.51万美元的期权届时市值亦将高达451万美元(约折3600万元人民币),若按近期在美国上市的国内网站(网易、搜狐)的大致价格来估算,8848的定价亦可达10美元,则该部分期权市值将高达4510万美元(约折3.6亿元人民币),则届时持有连邦49%股权的股东收益应该总计为2700万美元左右,合人民币2.26亿元,综艺更多一些。不用说,IDG是最大的赢家,在中国投资了十几家专业门户一个也出不去的这家准风险投资公司,从8848一家那里可能收回数倍于所有投资的商业利益,当然,这一切都是股权全部专卖之后才会发生的结果。

当然,还有美林、软银、联想等等也将收获不小。至于王峻涛,我们初步估算,在上市进行的那次股权变现中,王峻涛出让自己持有的所有股权的四分之一套现甚多,总数不会超过330万美元。上市之后期权变股权,以每股10美元计算,市值可能在1650万美元左右。以上计算以1999年9月时王峻涛个人持股11.1%这一猜想为基础,所以纯属虚构。

8848靠谁从中国市场挣钱

目前8848的故事是一个纯粹的资本的故事,一场资本的游戏,但是8848以后的故事不可能永远只是资本的游戏。

短期而言,王峻涛淡出对于需要尽快通过投资驱动获得回报(上市)的8848来讲似乎是有利的,但是长期而言,上市之后的8848必须回到市场回到怎么做才能从中国市场上赚钱这个根本上来。所以,为上市做的那些摆设用过之后,还需要想一想怎么用一些熟悉中国市场的有经验的管理者来推动企业赢利,在此意义上,王峻涛不是没有回归的可能。

1999年8848最火的那会儿,《华尔街日报》曾经这样描述王峻涛和他创办的8848:这家中国公司在信用卡不普及的国度里蓬蓬勃勃地发展着电子商务,他们的货物配送甚至经常要靠自行车来完成。很多人把支付和配送称为电子商务的两个轮子,在别人认为装不成的时候,珠穆朗玛公司的创业者王峻涛拼拼凑凑地装成了两个圆状物,8848于是往前滚了,现在人们发现,它的速度越来越快。

但是2000年8月,就在8848牌自行车越跑越快并且马上就要撞上“那死大个”的时候,王峻涛却已经翻落车下,并且只能坐在地上远远地看着这一切了。

或许8848上市之后,王峻涛能够用一美分一股的价格买回属于自己的那些股票,并且籍此再次重返权力中心,但是他有可能再次坐到董事长和公司主席这两把椅子上去吗?

可能吗?不可能吗?可能不可能吗?
Chinabyte 2000年08月30日  人民网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落伍老站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