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以及出版社加给日本的道德光环有哪些?

影响力最大的还是 夏令营中的较量 那个伪报告文学了,直接轰动全社会引起了大讨论。那个故事以今天的眼光看非常少年漫啊

以下是我的脑洞。
剧场版动画 夏令营中的较量
原作 孙云晓
总监督 富野由悠季
制作 夏令营中的较量 制作委员会
协力 中国全国少工委 ,福冈市相关民间团体,等等

序幕
D-Day 1992.8.15
D+1day
D+2day
D+3day
D+5year
D+20year
尾声

主角(8人)

高大全(13岁)北京大院子弟,父亲曾在老山指挥部度过了好几年时间,受家庭影响,有强健的体能和丰富的军事常识,但还从未和一群同龄陌生人合作进行过这次夏令营这样的活动。

万荣发(12岁)广州人,家里属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靠从香港等地倒卖微机、录像机和CD机等高端电子产品获得了第一桶金。主角中唯一戴眼镜的男孩子,和开发了第一款中文文字处理软件的裘叔叔很熟。对日方领队车携带的太阳能电池、东芝笔记本和串口GPS模块非常感兴趣,之后差点酿成一场大事故。

欧阳琳(11岁)南阳人,父亲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不久便赴日公派留学并在日本工作多年的外交人员,之前已经有去过日本的经历,懂得日语日常对话,在几天夏令营生活中几乎是中日孩子私下交流的唯一通道。

汪锦桓(12岁)江苏人,在上海出生,身体也许是受某食品厂总工程师的父亲的影响,有点胖。动员大会上第一次见面,大家都不相信他真能在缺少帮助的情况下坚持到最后。

斋藤结花(11岁)本籍爱媛县,小时候全家搬到福冈。是一个非常温柔而且有高情商的女孩子,习惯了南国生活的她这次到遥远的草原来比起锻炼自己,更像是来消暑的。

安藤卓也(13岁)本籍仙台。母亲麻省理工博士毕业之后在东北大学当讲师,父亲则是自民党保守派议员。家庭条件优越加上父亲的影响,体力、智力都在同龄人中有优势的安藤一向看不起中国,然而在美国领教过中国留学生的拼劲的母亲对此非常担忧,这次送他来夏令营是想让他看看中国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新垣进(12岁)冲绳人,父亲曾是日共那霸支部书记,但因为不满宫本显治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而被开除党籍退出政坛,全家只能靠经营拉面店维生。新垣在家只说琉球话,家中藏有一些和琉球史、中国史以及近代中国有关的书籍,也会讲一点汉语。这次他父亲送他参加夏令营,是希望他能结交尽可能多的中国朋友。

黑木雄介(11岁)本籍熊本,父母出身底层在东京打拼,从小营养跟不上,家里从来没有钱让他参加一些在经济达到顶峰的日本习以为常的大型活动。这一次去中国的夏令营相对来说很便宜,父母为了庆祝他11岁生日,咬牙送他去了。在赴华前的集训里黑木的表现比较差,很多人都认为他最后要掉队。

配角(中方领导、领队团体,日方领队团体等)

序幕

高大全带着两个队友,一人一挺轻机枪闯进了一个指挥所。一阵电光石火之后,十几个戴着越南绿帽的敌兵倒下了。当他们准备取走密码本的时候,一个敌兵以最后的力气站起来,举起光荣弹大叫“黎主席万岁”…

“小高,到家了。”敌兵的脸一下变成了父亲的司机钱叔叔的脸,高大全发现他正躺在一辆北京吉普的后座上,身旁是五公里武装越野用的装备。“钱叔叔,听说这次家里给我报了个什么夏令营?”

高大全从小就想当父亲口中79年自卫反击战中神勇的特种兵,想当“第一滴血”中的史泰龙。他爸对这个想法的要求很简单,每月跑一次轻装五公里越野,寒暑假每周跑一次跑到高中毕业去当兵就能当上特种兵。结果,高大全12岁时轻装就能轻松合格,干脆玩起了武装五公里越野。大院里好几个孩子也都有这条件,但没一个能跑出高大全的成绩。

“长距离负重越野、野营、小组渗透…”高大全摩拳擦掌。他强健的体魄,多年来学习的军事技能,让他感觉这一套活动就是为他而设计的。

在广州越秀区的一栋新房、北京外交部宿舍、上海某食品厂大院,三个与高大全同龄的孩子也在各自研究着这个夏令营的计划。他们有的希望靠交流能力突破难关,有的在复习日语口语,有的则为自己肥胖的身体而发愁。

日本福冈县的一处户外训练营。

安藤卓也和新垣进正在为广场协议给日本到底带来了什么而争吵。其他孩子根本无法插话,毕竟在承平已久的日本,只有政治家的孩子才会考虑这些问题。斋藤结花躲在帐篷里写着日记,而黑木雄介正在吃力地做着俯卧撑。日方害怕孩子们在遥远的内蒙古草原出什么事故,把他们提前召集起来进行了一些户外技能训练。

数天后,高大全、万荣发、欧阳琳、汪锦桓以及其他来自北京和全国各地的孩子一共15人,在全国少工委参加了动员大会,和领队一起前往北京站搭上了去呼和浩特的列车。在列车上,孩子们很快就认识了。

包含安藤、新垣、斋藤、黑木在内的77名日本孩子以及日方领队团体十多人乘坐的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他们从上海站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孩子们对上海到前两年才开始修地下铁、上海站居然没有电化、中国国铁最新的“25A”型客车的装备和内饰和他们父母小时候坐过的列车差不多而感到惊讶。他们到达北京后,将同样前往呼和浩特,前往夏令营的举办地点-乌兰察布草原。

D-Day 1992.8.15
公路到此为止。四面都是一望望不到底的大草原,从几辆大轿车上下来的整个夏令营130多人在一辆小车(后文的“大车”、“小车”都是指马车)的带领下,带着所有装备前往2.5公里外的大本营-狼宿海,进行夏令营启动大会、聚餐,之后原地休息,准备第二天的武装行军。

武装行军时每个大人至少携带20公斤行李,而每个小孩则至少携带10公斤行李。孩子的行囊里面包含有个人用品、外套、睡袋、雨衣、一些干粮、水壶,至于其他东西如帐篷、粮草等也许得等到明天的强行军开始时才分开带。

高大全、万荣发、欧阳琳和汪锦桓四人坐硬卧到呼和浩特的时候,是睡同一个卡座面对面中铺下铺的,现在已经玩得相当熟了。他们知道,从北京来的15个人只是这次夏令营中方孩子的一半,其余则是从内蒙古全区范围来的,中方代表团在呼市集结时,他们有些人赶的路比从北京来还要远很多。他们走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兴奋地开始讨论之后将会接到什么样的命令。

安藤从到达上海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抱怨中国尤其是内陆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差。在他身后不远的新垣提醒他,他应该去查一下中国公布的各省GNP和人均GNP,再去抱怨;高度经济成长期之前那个烂摊子,恐怕还真不如中国呢。安藤方才停止抱怨,专心向前前进。在他们身旁,宫崎市议员的孙子乡田脸色有些差,似乎在大轿车上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黑木作为整个夏令营中最穷最黑的日本孩子之一,除开新垣,就没几个人主动和他说话。斋藤和其他的女孩子还算合得来,但是很快就发现和她们之间的聊天变得越来越无聊了,反而是注视着中国孩子的队伍前头那个欢乐的四人组,心想他们怎么能兴奋成那样。

8月15日下午五点半,夏令营全员到达狼宿海。狼宿海“大本营”集结了十几辆大车,它们拉着整个夏令营的给养;这些大车围成了一个大圈,中间还有一整圈前两天刚搭出来的蒙古包,门口全部指向中心,边上挖好了临时厕所、厨房,已经做好了迎接夏令营的准备。

自治区和当地团委、少工委对这次夏令营极其重视,组织了一个40多人的地接团队,其中包括日语翻译、医生、以当地牧民为主的车夫、司机、厨师等。他们主要负责后勤保障工作,而对于孩子们的指挥等则是由中、日方各五名领队进行,总指挥是中方总领队胡老师,双方领队都有通中日两种语言的人以便于沟通。能源与对外联络方面,大本营有一台汽油发电机和一部可以联络乌兰察布盟首府集宁市的短波电台,三部便携电台,有一辆能紧急开往公路的越野车(这是应日方强烈要求提供的)、两辆小车。

启动大会开始了。107个孩子围坐在大本营中央的空地上,中间点起了篝火,总指挥胡老师和精通中文的日方副领队南部老师开始一句汉语一句日语讲述明天的行动计划以及整个夏令营期间的一些注意事项。

“我们明天将进行集体负重行军,目的地是距这里直线距离33.7km的大井梁前进基地,行军路线52.2km,并在那里安营扎寨、野炊,准备后天的新行动,到达时间定为1900!”

“50公里啊。。”不少孩子,包括日本孩子在内都在小声抱怨,然而高大全却偷偷冷笑。这地形,10公斤负重一昼夜走50公里对他也不算什么。但身边的汪锦桓却哭丧着脸,尽管欧阳给他打气说“你怕啥啊,我一个女孩子,怎么就到了这大草原来,有两句诗,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们这次夏令营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增进中日两国孩子的交流,因此和今天不同,明天中日孩子不分成两队,而是成一队行进!”

“我们夏令营虽然重在参与,但是由于设置的科目对营员来说具有相当大的挑战性,因此仍然可能出现被淘汰的情况。具体来说,在接下来的全程中每一个营员有两次机会主动放弃当前任务,但是如果有第三次,将被我们强制送回大本营,失去继续执行任务的资格!由于身体状况被迫停止执行任务的营员,仍然有权重新回到大部队!最后每一个成功完成所有任务的营员将获得我们组委会提供的纪念章,而且可能会根据以后的成绩颁发丰盛的奖品!”

虽然淘汰制有点残酷,但听到奖品,场面瞬间变得热烈起来。

高大全:“这奖品我赢定了!”
万荣发:“据说后天是分组渗透,会有团体奖品吧?”
欧阳琳:“我只要走完就已经满足了。”
汪锦桓:“有趣,但好像还是兴奋不起来..”
安藤:“やつらに負けるわけにはいかん!”
新垣:“団結こそちからだ!”
黒木: “自信がないけど、やってやる!”
斎藤: “あたしも頑張ります!”

营员们围坐在篝火前,享用着蒙古特色的大餐。但是,大家都相信这绝不会比明天晚上在大井梁自己做出来的饭菜好吃。想试试看自己汉语能不能用的新垣终于忍不住走到中国孩子的队伍里找人搭话,找到了之前他眼中那个最活跃的四人组,结果发现,欧阳琳的日语比他的汉语说得好多了。领队要求大家在睡前把水壶装满,干粮不多的去厨师那里取多点装起来,很多人并没理解这么做的用意。

晚上男女生分开在不同蒙古包里睡觉,高大全对汪说:“快睡,啥都别想,晚上7点到的话,很可能天不亮就要出发,还可能是紧急集合直接起床迅速出发,部队里最喜欢这样了!“

大家很快睡着了。

D+1day

时间 0400

凄厉的紧急集合号响彻整个大本营。高大全几乎是反射式地从睡袋中跳出来,一把就把有些没睡醒的汪锦桓拉了起来,并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整理东西打背包。在日本孩子睡的那几个蒙古包里,由于他们并不熟悉中国军队的号声,一开始有些孩子埋怨着还想继续睡,但是日方领队的喊声响起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应该干什么,互相叫醒其他人,开始整理装具和军容。

“0415集合点名,按照点名顺序成两路纵队,紧跟两辆给养车,准备出发!”十五分钟内107个孩子必须整理好装具、洗脸刷牙上厕所,这引起了一定的混乱。经过训练的日本孩子秩序井然,而中国孩子则显得有些急。不过至少是有惊无险,队伍准时集合完成。

“高大全!”“巴特尔!”“星野伸一!”“大木贤一郎!”“马滨!”“新垣进!”“艾买提!”… 这个顺序有点奇怪,好像是身高高的站在前面,身高矮的站在后面。万荣发、欧阳琳、汪锦桓、安藤在队伍中间且非常近,斋藤、黑木在他们后面不远处。当然,高大全觉得,这支队伍的纪律性也就那样,很快两列纵队就会变成很多列甚至最后变成横队,他和他的三个朋友最后还是能走到一起。

整个队伍前面是给养车,上面除了车夫之外还坐着两个领队,中方坐一辆,日方坐一辆;双方的其他领队则走在队伍两边保护,一边三个。有两名领队在大本营留守。队尾是另外两辆没有拉给养的大车,载着地接队的医生,一辆负责拉着走不动请求暂时休息的孩子继续向目的地走,如果出现第三次休息而被淘汰的孩子、或者身体出现严重症状必须接受治疗的孩子,另一辆大车会停车并使用便携电台请求越野车(在大本营待命)前来将其接回大本营。

时间 0430

随着给养车车夫的马鞭声,整个队伍出发了。高大全并没有觉得很兴奋,而是警惕地观察四周的地形。

时间 0610

天完全亮了。直至现在,整个队伍都还是井然有序的。一些孩子从背包中取出了干粮,但领队要求他们不能吃太多,因为在晚上到达目的地之前,他们只有这些东西吃。

时间 0825

从昨天开始身体就不舒服的乡田,虽然其体温越来越高,但是仍然坚持前进。他的父亲作为领队之一就在他边上,但是只是鼓励了他几句。

日本孩子基本都很安静,因为他们知道在如此长距离的步行中保持体力非常关键。有些中国孩子边吃东西边聊天,还把吃完的干粮垃圾随手乱扔,但大多都被日本孩子和其他准备了放垃圾的袋子的中国孩子及时捡起来收好了。毕竟,这片美丽的草原上没有人愿意留下这些不可降解的东西。

时间 0915

乡田晕倒在地,谁都叫不起来。领队被迫把他抬到尾车第二辆上,成为第一个要被送回大本营的营员。而尾车第一辆上,也已经上了两三个孩子,两个中国的女孩,一个有点胖的男孩。当然,我们食品厂总工的孩子,汪锦桓,还根本没有使用两次休息机会的打算:“以为我胖就走不动,有点naive啊,我有自己的判断!”

在前排的高大全等人、中间的万荣发等人的提醒下,原来嬉笑打闹的中国孩子都意识到了节省体力的重要性,队伍又恢复了安静。

时间 1030

太阳直射着整个队伍,但高大全往天上仔细一看,估计今天必然会下雨而且雨不会小。至于他的体力?那可是一点问题也没有,高大全走了6个小时,愣是都没怎么出汗,水壶只打开过一次。

黑木雄介的身体里开始发生了变化。也许是昨天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他的肚子剧烈地绞痛起来,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滴。在他旁边的安藤、欧阳琳劝他不要太勉强自己,万荣发直接把领队和医生给叫了来。然而黑木这么说:“諦めたらそこで試合終了だよ。お父さん2ヶ月の給料で、自分を鍛えるためにオレはここまで来た。これで諦めると、オレだけでなく、お父さんに対しても、許せない屈辱なんだ。オレは、最後まで…最後まで行くのだ!”黑木流出了眼泪,但眼神却非常坚定。

听到这番话,安藤想到的是:原来日本还有这么多穷人啊。。来这次夏令营的钱加上所有交通费大概是25万日圆(11000人民币),他爸一个月工资只有12万,他们一家是怎么在东京生存下来的啊!

欧阳琳想到的是:他看来也读 少年Jump 上那个篮球的漫画,第一句话不是最近那个胖胖的教练对那个擅长三分球的讲的台词嘛。老爸长期在日本工作,定期给她带漫画杂志,她也在追那个连载呢!

万荣发日语只会读一点,听力几乎为0。听欧阳琳的翻译,想到了自己家里。当初他们家里也很穷,家里有亲戚当初偷渡去香港,一开始也是干的这种最底层的事情。后来家里有了渠道,通过香港大量往国内走私美国、日本的水货赚了一些钱,在广州买了新房子,然而父母仅仅是五六年时间,却整整老了一圈。

领队和医生让黑木把包先放一下,他不肯;让他坐上第一辆尾车休息,他更不肯。最后他就地躺下,稍微休息了一会吃了点药,就马上追上安藤他们继续前进了。

越野车开来,把第一批要送回大本营的三个孩子接走了。

时间 1135

不管是中国孩子还是日本孩子,连续走了七个小时,走了超过25公里,都有一点支撑不住,再也没人说话,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突然,万荣发的背包带“啪!”地一声断了。“这什么山寨货!”这包是他爸随便买的,看上去还挺结实,反而到重要关头掉了链子。似乎还有几个其他中国孩子的包背带也不行了。领队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允许背包带断掉的孩子暂时把包放到给养车上,待待会中途休息的时候,再想办法解决。

高大全的包是部队制式装备,别说塞这点东西,多塞一倍重的东西恐怕背包带都不会断。欧阳琳的包和安藤的一个品牌,是爸爸为了她这次出来特地在东京花高价买的,自然也没有问题。确实,就算是黑木这种穷人家出身的孩子,都不会贪便宜用像广东那些山寨厂造的破包,日本孩子的背包带就没有一个断掉的。

也许是为了讨好她这个未来的外交官,万荣发、汪锦桓和其他几个男孩子,争先恐后为欧阳琳背包,然而前排的高大全却在想着,离目的地还有一半左右距离,之后天气会如何变化呢?一旦大雨倾盆,那可就有麻烦了。

时间 1210

领队把队伍拉到一处干净的小河边,就地休息三十分钟,让大家吃午餐、补充饮水。

欧阳琳明显中暑了。她呕吐着,蜷缩着浑身发抖。虽然喝下了十滴水,但貌似并没有使她舒服多少,她不争气地哭了。医生决定,下一趟越野车过来把她拉回去休息。直到现在,所有107名营员中,已经有13人被拉回或者等待被拉回大本营,6人是因为健康原因必须休息,其他则是自己放弃了任务。其中,中国孩子6个,日本孩子7个。

万荣发在高大全的帮助下,用铁丝补好了自己和其他两个中国孩子的背包带,并通过重新分配干粮使得自己背包的重量减轻了不少。他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近距离观察着日方领队乘坐的给养车。给养车上有个架子,上面架着一块有纹路的深色玻璃板,以他的经验,这个应该是和计算器上那个太阳能电池板差不多的大型太阳能电池。日方领队操作着一台在国内还算新鲜货的、有电容式触摸板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打着Toshiba的牌子,电源线连到太阳能电池上,9针串口线接着一个设备,那个设备有一根伸出的短天线。

他绕到那位日方领队身后,偷看笔记本的屏幕。屏幕左边显示的是一幅地图,从地形上看明显是乌兰察布草原的地图,中心是当前的位置,上面用红线标定着一条路线;右边显示着北纬和东经的数字,下面有“GPS Satelite”字样的直方图,好像没有什么排序,好几个数字下标的数值不断变动。

万荣发把高大全、汪锦桓拉到一旁,对他讲述了他的发现。高大全皱起眉头,有点严肃地对他们说:“这应该是一个GPS自动导航系统,由几十颗低轨道军事卫星组成,具体什么原理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利用每颗卫星上原子钟的细微时间差和卫星的序号来算出地点。去年美国和伊拉克打海湾战争,这可是美军之所以能够精确打击、快速突击的关键,用了它,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准确标定当前的经纬度,比我们一贯的利用地标、星座、六分仪之类的方法不知道精确到哪里去了。日本人能在这样一次小孩们闹着玩的夏令营中用上这种先进的东西导航,看来他们果然是下了血本。”万荣发其实对GPS也早有耳闻,高大全证实了他的猜测;而政治敏感度高的汪锦桓想到的却是,如果美、日间谍在军事基地、政府要地附近使用这种装备,哪天准确命中伊拉克设施的导弹就会一样准确地命中我们的设施。

有两个中国男孩想直接往河里撒尿,被日方领队发现并严厉制止,差点要动起手来。

时间 1245

来接欧阳琳回大本营的越野车到了。剩下的94个孩子整理好队伍,开始了他们后半部分的征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新垣进这次主动从队伍前排到了中间,替代欧阳琳作为万、汪和安藤、黑木之间的翻译角色。

时间 1445 行军大队

干粮消耗掉大半之后,孩子们的负重明显减轻了。因此,和上午相比,整个队伍的行进速度有所加快。

天空一改之前的多云天气,变得阴云密布。第一滴雨落下之前很久,领队车就披上了防雨帆布等装备,很多孩子也拿出了雨具;有些孩子只带了雨伞而没有带雨衣。

时间 1445 狼宿海大本营 蒙古包内

欧阳琳坐在地毯上,小口喝着香甜的奶茶。为什么我要逃回这里?黑木君给我注入的“武德”哪里去了?不行,外交部的子弟不能被高、万、汪他们耻笑,更不能输给黑木!她观望四周,还有好几个孩子在休息。她一问,乡田君、小王、小赵、渡边酱…他们有些真的是放弃了,但还有好几个人是要回到大部队中的。

她身体基本上已经没事了,去找到留守的领队和医生,要求拿越野车把她、乡田等几个想要回大部队的营员送回大部队。

时间 1620

大雨终于停了。大多数同时带着两件雨具的营员都没怎么被淋到;只带了雨伞的那些,大多数都淋湿了很多地方。由于刚才的大雨,地面变得泥泞,前导的给养车陷进泥坑拉不动了。

高大全带着好几个营员拼命帮忙推车,但有个个子不小的中国营员小薄不帮忙推车而只是站在旁边喊“一二三”。事后,高大全去找他理论,他仍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他爸是哪个地方的一把手什么的,这种力气活他不干。高大全气得差点要动手,被领队拉开了。

离预定到达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距离还有11km左右。事实上和预定路线不同,日方领队根据笔记本里的电子地图和实际情况不断修正实际路线,现在实际走的路线并没有52.2km长,大概51km左右。然而,这时候除了高大全等几个精壮的营员仍然精神抖擞,其他90多人(虽然又有几个人用了一次休息机会,但下午没有一个人被淘汰或者撤退)都已经开始有气无力了。

越野车载着欧阳琳、乡田等几个不愿意就此掉队的营员,正在绕路追赶过来。

时间 1720

由于道路突然变得难走,越野车晃了很长时间绕着路才赶上队伍。在这期间,欧阳琳因为晕车差点又吐了,好在下了车精神还很好。万、汪对她的归队感到非常受鼓舞,新垣、黑木也同样感到高兴。

但是,越野车上的一位地接团队的成员,区少工委的干部从队伍中把自己的孩子接上了车,因为面前有一段地形受大雨影响有些难走,他要求越野车先把他孩子送到大井梁。为此,领队们颇有不满,但是争不过,只能由着越野车提前向大井梁开去。

为了鼓舞士气,高大全开始主动带着中国营员唱歌。“我们的队伍像太阳”、“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爱护军舰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打败美帝野心狼”、“我们都是神枪手”…高大全把他从小听到大的那些军歌全都唱了一遍,会唱的中国营员也都跟着唱了。之后,领队还带着大家唱了“亚洲风乍起”之类的歌。

日本营员大多数听不懂他们唱的歌词,但新垣进能听懂甚至会唱其中一些歌。安藤等想带着日本营员唱几首“歩兵の本領”之类的日本军歌来和高大全对着干,但他不敢擅自行动而是请示了领队,领队勉强同意他唱个最后一段。然而,受日教组的左翼教育的这些日本孩子大多数甚至不知道军歌的歌词,跟着安藤唱的营员数量寥寥,而新垣进干脆就歪唱成日共的“五一歌”歌词,安藤唱“会心の友よ来たれいざ、共に励まん我が任務”,新垣就唱成“正義の手元取り返せ、彼らのちから何物ぞ”。安藤自知没趣,下一首就开唱“宇宙战舰大和号”之类的歌,这下总算有不少人跟着唱了。

时间 1835

只有最后一两公里了!这时候队伍已经完全乱了,给养车后面纵队几乎变成了横队,许多营员是真的脚下无力,靠着同伴的搀扶前进。高大全带着大家唱起了“不要看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新垣这时候也爆发了,直接跟着唱起了日文版:“海を隔てつ我ら、腕結び行く”。这时候,他发现,日本营员居然有10多人会唱这首歌,包括他身旁的“右翼分子”安藤。其实安藤的母亲可不是保守派,她在京大读学部期间,虽然70年代初左派在日本全国已经失势,但京大的许多老师都是左派,她学会了这首歌,后来还教给了安藤。

在嘹亮的歌声中,97名少年勇士和他们的领队们冲出了泥泞的草地,于1900准时到达了目的地 – 大井梁。

时间 1930

经过短暂的休息,营员们开始搭建帐篷、开挖临时厕所。虽然经过一天的行军大家都已经筋疲力竭,但是为了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大家仍然全力以赴。半个小时后,15面帐篷就围成一个圈搭好了。

当然,不愿意劳动的孩子总是有的。下午不愿意推车那位“一把手”子弟小薄,和几个孩子一起到处瞎转,瞎指挥。

巴特尔等本省营员从给养车上面把柴火搬下来,点起了篝火。大家用给养车上的厨具、食材和自己背来的食材开始煮饭做菜,欧阳琳炒了个香干回锅肉,汪锦桓也展示了自己的绝活 – 油炸香酥鸡腿,调好粉浆拌好之后一炸就是十几个,“相信我,比肯德基好几块一个的好吃得多!”,高大全不动声色取出了两个500克的军用红烧猪肉罐头,拿军刀割开,直接在篝火上烤热,香味整个营寨范围都能闻到。“在老山前线,这个才是最大的美味。”。日本孩子们同样使出浑身解数来做菜,做了黄瓜辣椒炒香肠、大米稀饭、还用刚刚煮出来的饭放上一点醋,用带来的一大堆海苔皮、午餐肉、黄瓜等卷了好几盘寿司。而领队们也没有闲着,他们把给养车带来的羊肉、牛肉之类切成丁,用木钎串起了几十串肉串给大家烤着吃。

开饭了。领队们率先举杯,庆祝今天五十公里负重越野的胜利;已经饥肠辘辘的营员们,举杯畅饮各种饮料,高大全等一帮能喝酒的中国孩子干脆就和领队们一起喝起了啤酒,安藤、新垣等看着也很想喝,但是日方领队就是不让他们喝。大家先让大人们尝尝自己的成果,然后才自己放开吃起来。很快饭菜就被分食一空,像小薄之类自己没参与做饭,还拿着杯子到处给人敬酒的孩子最后几乎没吃到什么东西。他们去找领队看看还有什么能吃的,但领队也只能摊手。

时间 2115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把现场收拾干净,垃圾全部集中起来。

总领队总结了今天的整个情况。

“大家之中的很多人,今天也许徒步走了年轻的人生中最长的一段路。但是,大多数营员都挺到了最后,大家辛苦了!

在这里,我想特别表扬几个同学。高大全同学,发扬吃苦耐劳精神,主动组织大家参与劳动,鼓舞全体士气,永远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不愧是中国军人的后代! ”

面对大家的掌声,高大全脸红了。

“欧阳琳同学、乡田同学等四名同学,能克服身体的病痛,即使已经被送回大本营,还坚持着无论如何要回到队伍里来,这种精神值得发扬!”

乡田的父亲,日方副领队乡田议员摸着儿子仍然有点发烫的头,觉得回国之后要让他好好休养一阵子。但是,只要他还属于这次夏令营,就不能给他特殊的待遇!

“我们原本以为,语言障碍会使得中国营员与日本营员的团结受到阻碍。但是新垣同学,还有刚才表扬过的欧阳琳同学,利用他们的外语能力,成为了营员之间的桥梁,让我们为他们鼓掌!”

安藤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新垣和欧阳琳。这一次他母亲送他出来参加夏令营的目的,是要让他看看真正的中国人是什么样子。从这两天看来,中国的同龄人,尤其是高大全为首的这四人组,在各种能力上不仅不逊色于自己,反而还更胜一筹。父亲一直对他灌输的对中国的刻板印象,虽然从基础设施的落后上得到了印证,但是他从高大全四人组身上,看到了中国未来是有希望的,至少有超越现在这个建得很高但地基不稳的日本的希望。

“明天的安排是全体营员分成十个小组,从不同方向向狼宿海渗透前进。我们领队将不干预你们的行动,但是每个小组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向我们发出求救信号!最先到达狼宿海大本营的小组将成为胜利者,获得我们提供的丰盛奖品!小组成员由你们自己决定,每组至少7人、最多12人,给你们三十分钟时间讨论!”

欧阳琳和汪锦桓认为,以高大全为组长的组绝对是冠军的种子选手,高大全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万荣发呢?万荣发在阶段总结会一开始就借上厕所名义偷偷溜出了队伍,没人看到他去哪里了。找了十几分钟,万荣发自己出现了。大家问他,他只是含糊地说自己上厕所之后到周围逛了一圈。

这样,高大全四人组又拉了三个今天和高大全一起劳动过的孩子,报到了领队那里。半小时后,领队开始点名十个小组的组长,授予他们大比例的乌兰察布草原地形图、指南针、发求救信号用的发烟棒(每组两支不同颜色的,根据颜色组合不同来确定是哪一组的求救信号)等明天小组渗透用的东西。

“高大全!马滨!薄家润!星野伸一郎!安藤卓也!…”最后,中国人三组,日本人七组,日本人的组里没有中国人,中国人的组里还混了一两个日本人。那个小领导薄家润,这次还真成领导了。

高大全和万荣发讨论了一下地图和今天的行进路线,基本上定下了明天如何取得优胜的路线图。但有一点让高大全不解,万荣发貌似对这张地图很熟悉,但是根据白天行军中的表现,他应该没有对地形进行过认真的观察,这是为什么呢?

这天晚上,大家睡得非常香,甚至连女生们睡的帐篷里都传出了如雷的鼾声。

未完待续

作者:yang leonier
来源:知乎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落伍老站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