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

老站长观点:华为这款平板没有自有资源,所以没有办法碾压老牌的步步高、读书郎们,这个所谓的家长管控,小米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小米平板更香。

某知乎网友点评:从业这个行业6年,这个行业拼的就是资源,抛开资源讲硬件就是耍流氓。步步高读书郎这些牌子20多年了没两把刷子人家能做那么久?华为出个学习平板就说人家到头了?读书郎步步高每年出的新功能淘宝上那些小牌子有几个不模仿?你说同样资源,我看华为就只是整合了一些内容而已。没有一项功能是自己研发的!电子家教行业很重要的核心是门店售后承接!教会用户使用,每年给用户更新下载资料,指导用户使用。家教机不是手机,用户买了回去不一定会用。读书郎步步高全国几万家门店,华为现在有独立学习平板的门店吗?华为就想割一波韭菜而已,买华为学习平板=被割韭菜。

 

文 |Shellie

来源 | 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谁买小霸王学习机是用来学习的,当过学生的咱们都懂。”这位80后家长刘女士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还是从朋友圈二道贩子那边加价50元下单了一部读书郎点读机。

性能秒成渣,凭什么学习机仍在热销

“买的普通版本将近三千块钱,加的价就当是给人家跑腿费吧,毕竟要得急第二天就要送到,这次也算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吧。”加价买学习机的刘女士无可奈何地告诉“智能相对论”。

仔细询问才知道,疫情后由于孩子成绩下降明显,刘女士于是帮孩子报了英语课外班。但面对孩子课余一遍遍“这个怎么读”的询问,刘女士总是有些不太自信自己的读音。

不仅如此,疫情复工后家长也恢复了忙碌,很少有时间再盯着孩子学习。除了刘女士之外,还有不少家长也表示,如果给手机让他们学习没有家长监督,孩子就只会将时间浪费在“吃鸡”、“王者”等游戏和“抖音”上。此时,弥补家长监督角色的学习机,也就闯入了家长们的视野。

在线上电商渠道,以步步高、读书郎、优学派等为首的学习机维持着疫情期间的火热销售状况。尤其是在网课没学好、开学后摸底检测并不理想的情况下,许多平时工作忙碌的家长开始为孩子购买学习机,以图辅助学习追上“进度”。

但看过参数后“智能相对论”发现,就性能而言,动辄三四千的学习机并不比普通一两千的平板更“高超”。

以淘宝上最新款的高端“读书郎C20旗舰机”为例,屏幕分辨率2880*1920,搭乘高通骁龙821处理器(水平等同于2016年千元的小米5S),却标价将近五千元,甚至比更高配置的iPad Air还要超一千多元。同样可以上网课、读单词,在这样的性价比差距下,凭什么是学习机?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1

显然,不止“智能相对论”有这个疑惑,售价三千多的“步步高S5家教机”淘宝页面也屡屡有此提问。总结而言有两点: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2

1.买者:图的是硬件之外的教育内容服务

就此,在疫情之前就买了读书郎学习机的谢女士告诉“智能相对论”:“我家两个孩子都在小星星英语培训机构学英语,老师告诉我们读书郎上面有配套的教材。这样可以不用我们家长操心,孩子就能跟读、预习、复习,图轻松我们就买了个基础版,这是买平板不能给我的。”

在“智能相对论”走访中,在步步高家教机柜台遇到的一位家长还提到,他本次来柜台就是为了升级系统的。“在线学习的APP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课,还怕买错了浪费。但是这个只要定期拿到柜台来,把机子升级一下就能一直享用新版的免费课程和题库,很方便。”这位家长赞赏地表示。

2.卖者:“捆绑”销售背后依靠实体门店销售支撑

正如在柜台升级系统的家长所言,学习机还有着家长难以拒绝的核心壁垒。即通过和名师签约、抢占教辅版权,来整合教育资源。学习机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用硬件直接“碰撞”,打的是教育资源的“软件战”。通过模块化录制视频课程,覆盖小学到高中全部学科和教材(人教、北师大等)满足家长们的基础需求。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3

在此基础上,部分学习机还与类似“小星星英语培训”等校外培训机构联合,推出符合各个培训机构要求的拔高型教材、课程、题库和解析。另外还有品牌大打风靡一时的“双师”牌,宣称可以通过AI和大数据技术,对学习成果进行分析。比起明晃晃标价的学而思、猿辅导等在线教育课程,不用花两份钱的模式使得不少家长十分受用。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4

综上所述,这些积累多年的教育资源和线下服务点布局优势,是以手机厂商为主的平板们,需要耗费倍数资金铺垫才能追平的。这就是“读书郎们”不创新不玩硬件却躺赚的底气。有投资人还表示:“对于家长来说,告诉他们买这个就能上哈佛、清华、北大、黄冈等等名师的课程,家长在不具备辅导能力的情况下,就很可能为此买单。而且在家庭教育场景下,学习机的火热销售一直都存在。”

据IDC数据显示,2019年教育平板年增长率达6.4%,预计2020年出货量达到440万台。步步高家教机在3.8女王节当天,实现电商全渠道销售同比增长的1031%,出货量在平板行业更是早已跃居前三。因此在家庭教育场景下,学习机VS平板的战场其实根本没平板什么事。

“读书郎们”的中国式伴读,不过是留守式育儿的照妖镜

购买读书郎后一个多月的现在,刘女士又兴奋地来告诉“智能相对论”:“现在的学习机真和咱们以前不一样了,这个家长管理功能用家长助手APP就能远程操控学习机、监督孩子学习情况。到现在,孩子上学了都没怎么能拿着玩游戏。”

只是,刘女士不知道,这样的家长控制功能并非读书郎独有,反而是学习机们的基础共识。但并不妨碍这些家长在不少儿童教育讨论贴里感慨家长控制功能的“神奇”所在。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5

实际上,中国式教育也从未摆脱过控制的阴影。许多中国家庭,所谓的教育实际上也是基于体力优势、经济优势和社会经验优势来控制孩子。而以市场为导向的产品设计,无法逃开大环境的影响。这样建立在对孩子全面控制基础上的功能,简直是“狙击”家长购买意向的特效加成。

在以年轻人为主导的B站,搜索“家教机破解”内容,可以看到前几条点击量均高达万数以上,并根据型号、时间,不断有破解内容在更新。显然,学习机在一般情况下并非学生的刚需。但是相比掏钱包的家长而言,这些孩子们的小打小闹,只心心念念揣度着家长心思的“歪屁股”学习机们才不在乎呢。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6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7

可恰恰是最不在乎孩子的“读书郎们”,成为了孩子们最亲密的伴读。

在高速发展的时代,“城市留守儿童”越来越多。新一线城市的上班族李女士就诉苦道:“我每天通勤3-4个小时,为了错高峰我必须早出晚归挤地铁。一来一去,我在家里可以看到孩子的时间很有限,更别提接送、辅导了。有时候甚至我到家时孩子已经睡着了,学习机可以搞学习、听故事,在我家的角色更多是一个‘陪伴’。”

李女士家这样的情况并不算少数,甚至于在工作生活节奏更快的一线城市双职工家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在这样父母缺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只能承担生活上照顾的典型“城市留守家庭”,学习机成为孩子们与外界沟通的桥梁和精神上的陪伴。尽管这样的“陪伴”需要建立在被“全面控制”的基础上,但无可奈何的孩子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学习机火热的销售状况 “照妖”出了当前中国留守式育儿的惨烈普遍性。

“读书郎们”醒醒,躺着赚钱的日子不多了

缺陷往往意味着机遇,尽管将面对“追平”的大量资金挥霍风险,但留守式育儿带来的教育垂直领域机会大厂们也看在眼里。早前,在2019年米家新品发布会上,小米就发布了全新的英语学习机小爱老师。今年4月23日,华为首款面向教育市场的平板华为MatePad也正式亮相。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8

如果说“读书郎们”是教育衍生的平板,华为MatePad就是平板衍生的教育。从新品各参数看来,华为MatePad与“读书郎们”的首次“对垒”便是在硬件上藐视,在软件上重视。

在硬件上,该平板搭乘的麒麟990处理器,也就意味着“读书郎们”面对的频频卡顿问题将被一举解决。在软件上又与有道精品课、学而思网校等头部教育应用合作,推出学龄前到高中全阶段的课程资源。还通过自身的生态优势,囊括华为阅读、华为音乐、华为视频库。并联合VIPKID,开发了定制版本。当然,家长们最热衷的“控制”功能也没落下。通稿喊话,将改善“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现状。

其实,华为本次避开“烧钱”的自身课程开发,直接推出基于平板的家教,就是给教育垂直领域释放了一个信号:当踏着互联网浪潮而生的90后成为家长,拥有了更加新颖、科学的教育理念和互联网思维能力。那么在未来教培产品的发展和选择上,或许更加灵活的教育方向适配硬件,与在教育资源竞争中不断深耕、能即时互动在线教育APP,才是更“经济适用”的普适方向。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已达2.61亿人,预计在2020年这个数据将突破3亿大关。因此,在手机、平板再难横向创新之际,教育垂直领域中,华为已率先入场,其他观望的巨头们还会远吗?学习机们靠手里的教资和控制孩子的“锁链”便能躺着赚钱的时候不多了。

“读书郎们”躺着赚钱的日子快到头了-9

如今再观“读书郎们”,硬件打不过,一旦“软件”再难成壁垒,教育产品在垂直领域的发展边界到底应该在哪里打破,或许还是应该回归教育来看。

针对科技补位父母的留守式育儿现状,麻省理工学院研究机构的Sherry Turkle博士就认为,孩子们目前已经淹没在数字技术中,影响情绪能力发展、阻碍社会交往能力的培养。儿童公益组织(CCFC)负责人Josh Golin也提出,孩子情商的发展需要更多人与人的交流、面对面的互动。

因此,目前专注于“留守”教育资源和控制孩子的中国式伴读“读书郎们”,虽讨了家长的欢心,但似乎一开始就在课堂外的教育站位上有些尴尬。无疑,教育产品也需紧跟时代,及时接受“被教育”。走在教育垂直领域前列的他们,虽先暴露问题,但也意味着可能更早提出解决方案。

同济大学教授娄永琪就曾表示:“我们认为未来非常重要的智力资源在社区里面,需求在社区里面,解决这些问题的人也在社区里面。所以对我们来说,社区实际上就是学校的延伸。”因此,笔者认为在独立无法产生价值时,跟服务捆绑,深入到不同的教育场景中或许能产生“看不见”的生态壁垒,形成价值。

前几年以“娃娃社交”出圈的儿童智能手表,便是儿童社区“生态圈”构造的先行者。一方面,手表可以进行语音微聊,构建“家庭圈”和孩子自己的社交圈;另一方面,又可以对孩子获取的信息进行筛选过滤,构建比手机更健康的“娃娃社交生态系统”。一举打破家庭、学校与社区之间的边界,又不仅限于智能手机和课堂的简单延伸。

所以,学习机们在“危机”来临前,不妨试着坐在5G的风口上,让学习平板也对接学校与社区。更深入一些,还可以接入学校智慧平台,通过各个学生在线上的动作大数据收集、分析,在隐私得到合理保护的情况下,向学校和家庭真实反馈学生的学校、社交、生活情况分析结果。从广义上突破线下地域的局限,让学习机成为一个拥有信息过滤系统的未来线上学校和社区。成为学生、家长、老师关系的连接者,而不是“插足者”。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落伍老站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