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手长城 TCL收购德国施耐德

收购施耐德

“有点惊心动魄的味道。”一家德国媒体这样评价。

9月初,中国公司收购了德国名牌企业的消息在德国媒体上四处传播,这在德国是“从未有过的事情”。相比他们家誉户晓的民族名牌施耐德(Schneider),德国人对这家名字叫做TCL的中国公司还显陌生,以至有媒体在报道时把TCL的全称给搞错了。

倒是在国内,TCL入欧收购施耐德一事还是个秘密。9月12日,TCL海外控股公司总经理易春雨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其实,收购行动从去年年底就开始悄悄进行。TCL因为拓展海外业务的需要,一直密切关注着欧洲市场。据TCL相关人士透露,最初,TCL在欧洲接触的对象并不是施耐德。施耐德在亏损中挣扎时,德国的巴伐利亚州政府急于找到解决施耐德问题的办法,主动找到TCL,请其接盘,并表示会全力支持。

TCL对施耐德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这家在土尔克海姆的施耐德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889年,它最初从事木材加工,1953年,进入音响制造领域。1983年,施耐德生产出第一台电视机。1986年,施耐德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进入1990年代,施耐德开始亏损。今年年初,这家具有113年历史的老牌企业宣布破产,现在有650名员工。施耐德有3条彩电生产线,可年产彩电100万台;在欧洲有颇为畅通的销售渠道,即使是在破产前的2001年,也有2亿多欧元的销售额,市场主要集中在德国、英国和西班牙;旗下有两个著名品牌,施耐德(Schneider)和杜阿尔(Dual),其中,施耐德号称“德国三大民族品牌之一”。另外,它还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和勇敢的高技术计划,打算生产激光彩电。然而它已经没有这笔资金了。

双方经过大半年的接触和谈判。目前协议已经达成,TCL将全面收购施耐德,不仅包括施耐德旗下的商标、生产设备,还包括其研发力量、销售渠道和存货。施耐德公司破产管理人米歇尔·雅菲9月6日宣布,中国的TCL将接管这个企业,将来在土尔克海姆生产电视机和音响。至于具体的收购价格,双方都没有透露。

目前,TCL方面派出的人员正在进行接管前的准备工作———未来一周内,TCL将可全面接管。

避开欧盟壁垒

一位业内观察人士认为,通过收购施耐德,TCL巧妙地绕过了欧盟精心为本土家电产品构筑的“马其诺防线”,“有胆有略”。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欧盟运用反倾销调查等手段,构筑贸易壁垒。

近日,国家机电进出口商会传出消息,反倾销诉讼取得阶段成果,欧盟允许中国家电企业出口它们所承诺的配额。

当媒体在欢呼“胜利”的时候,家电企业们却似乎并不高兴。有行内人甚至说,“这结果对企业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是否成功,很难说。”国家机电进出口商会没有公布配额是多少,但据易春雨透露,这个数字是40万台。欧盟彩电的年销售量是2500万台,40万台仅占1.6%,况且还有条件限制。首先是尺寸,欧盟规定40万台中约60%是20英寸以下的彩电;其次还规定了经销商供货价,当然不会比欧洲本土的厂家低。况且,这区区40万台还要国内7家家电企业来分。

与此同时,TCL将施耐德收购过来,将成为欧盟彩电市场上的一支中国力量———施耐德在欧盟拥有不小的市场份额,即使是2001年,销量也有41万台,超过欧盟给予中国7家家电企业配额的总和。

携手长城数码

而对TCL集团来说,收购施耐德,是其实施国际化战略的一个很关键的步骤。TCL的国际化始于1998年。这年6月,TCL集团成立海外业务部。TCL选择越南做为其海外业务扩张的第一站。

1999年6月,在接手原香港陆氏公司在越南的一个工厂后,TCL越南公司成立。这一仗打得很艰苦。越南全年的彩电销量只有80万台,国际彩电巨头如索尼、三星等都先于TCL在那里建有生产基地,竞争十分激烈。结果,TCL越南项目一投产就处于亏损状态。经过拚杀,到2001年,越南公司终于达到盈亏平衡。为此,李东生亲自写了篇小文《屡败屡战,百折不挠》,对TCL在越南市场的表现给予肯定。TCL目前在越南的市场占有率仅次于索尼,居第二位。

继越南之后,TCL在印度、印尼、菲律宾的分支公司纷纷成立。

与此同时,1999年,李东生在TCL集团作了题为《我们的目标:创建世界级的中国企业》的报告,正式提出向世界级企业迈进。

这一时期,TCL在国内,除保持彩电产品的上升势头外,TCL全面拓展到白电、电脑、手机等领域,积蓄“世界级企业”的力量。

2001年6月,TCL集团成立“增强国际竞争力实施方案”工作组,着手制定集团中长期战略规划,由此出台了后来著名的“阿波罗计划”。

“阿波罗计划”的第一步,是今年4月开始显山露水的TCL集团整体上市行动。

“阿波罗计划”的第二步,是TCL再次与香港长城数码公司握手,共同出资1000万港元,成立暂名为Glogalinternationalco.ltd的合资公司,共同开拓国际市场。在合资公司中,TCL占70%股份,长城数码占30%。李东生、吴少章分别任合资公司正、副董事长,TCL集团董事、多媒体事业本部总裁胡秋生担任合资公司总经理。

业内观察者分析,TCL此举,不但可以充分运用长城集团强大的国际营销网络和丰富的国际贸易经验。这其中包括:长城在彩电产品多年积累的采购成本优势和遍布世界各地的销售渠道,还可以为TCL的国际化储备产能。长城集团在惠州拥有庞大的生产基地,它号称中国彩电业最大的生产基地之一,可年产彩电300万台。

此外,为了方便海外扩张,李东生加强了TCL海外控股公司的职能,使这家注册在香港的公司“统一承担了TCL集团的海外投资、拓展、管理功能”。李东生还把开拓越南市场的干将易春雨招回,任命为TCL海外控股公司的总经理。

收购施耐德是“阿波罗计划”的第三步,也是迄今为止TCL在海外扩张中具有最关键意义的一步。正如德国之声所说,“中国企业要走向世界,叫了很多年,真正能够跨出去,成为跨国公司的,实在是数不出来”。如今,这一步由TCL跨出了。以此为标志,西方向中国投资的单行道将逐渐变为双向。也难怪德国媒体称之为“具有历史意义的突破”。

当然,TCL的这一步可谓风险重重。导致施耐德公司破产的主要因素据说是劳动力成本过高,以及研究开发方向选择失误,如今,这些因素依然存在。能否顺利整合施耐德公司的资源为TCL的战略服务,将是一个棘手的课题。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落伍老站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