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制皂厂居然还在销售零散日化产品

上海制皂厂居然还在销售零散日化产品-1
上海制皂厂居然还在销售零散日化产品-2

“你要拷点啥?”“白的有伐?来4斤,再来4斤蓝的……”67岁的王老伯一边说着,一边“熟门熟路”地从环保袋里取出两个洗衣液空瓶,不一会儿,他要的“白的”“蓝的”——老客户对上海制皂重垢洗衣液和扇牌洗衣液的“简称”,就装满了两大瓶,加上零拷的2斤多蜂花檀香沐浴露,老伯一共花了不到50元。

在杨树浦路近宁武路附近,已经开了30年的上海制皂有限公司门市部,可能是沪上现存仅有的还在做“零拷”生意的门市部。价格实惠,环保不浪费,还有一份怀旧的情怀,这让周边早已动迁搬离的居民们时常回来“零拷”,有的还会帮老邻居们团购“带货”,如今门店生意依旧热闹,阿姨爷叔们甚至一早赶去排队等开门。

老牌子洗衣液、香波都能“零拷”

9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上海制皂厂家直供”门店,一进门就闻到空气里的淡雅芬芳。门店不大,一侧放着几个装着液体的大桶和电子秤,正对门的货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上海药皂、檀香皂、蜂花洗发水等老牌子产品,令人眼熟的条状“固本肥皂”、“今年二十、明年十八”的白丽香皂,仿佛一下子把时光拉回到了小时候。

门市部的店长王世海正在忙着给几位爷叔“拷”洗衣液。在电子秤上去掉空瓶皮重,熟练地按压几下大桶上的阀,灌满空瓶,称好分量后,价格也随之报出。

“重垢洗衣液5.6元/500g,扇牌衣物柔顺剂4.5元/500g……”墙上的价格表清晰地列出这些老牌子洗涤品的价格。“这些价格已经五六年没有涨过了。”王世海说,他在这里做了30年,来这里的顾客大多是居住在周边的居民,近些年房子拆迁后,他们依然会常回来看看。“白的”“蓝的”“红的”,只要一听他们这样称呼洗衣液,就知道是多年的回头客了。

王世海说,门市部每周一到周五营业,早上8点半一开门,常常看到阿姨爷叔们已经排队等开门了,有时到下午4点半“打烊”时,还有不少顾客慕名赶来。“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掉十几桶洗衣液,1000多斤。” 另一位工作人员说,前来“零拷”的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市民,曾经看到一位阿姨让儿子开着车前来“零拷”,后备厢装着30多个空桶,这些空桶都是老邻居们托这位阿姨一起来团购“带货”的。

买了几十年,搬家了依然回来“拷”

“我在这里买了几十年了。”已搬家去军工路的李老伯笑着说,年轻时他家住在附近,常来这里“零拷”,不知不觉中已从小青年变成“爷叔”了。虽然现在住得远了,但每隔一两个月,他都会拿上几个空瓶,骑着电瓶车过来 “拷”。“价钿便宜,老牌子,用了这么多年了,而且现在这样的店都寻不到了。”李老伯坦言,常来“零拷”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实惠,也是一份怀旧。

住在普陀区的郑阿姨曾住在杨浦区多年,如今她隔三差五乘坐4号线换乘28路过来“零拷”,花了一些车钱,但郑阿姨还是觉得很划算,“拷”几瓶算下来要比超市里买瓶装的便宜三分之一。而且这里的“明星产品”——重垢洗衣液是她的最爱,超市里买不到,外孙女的校服、家里的床单,倒上一瓶盖,浸泡后“一搓就搓干净了”。

“‘零拷’生意一直挺受欢迎的。”对此,门市部负责人表示,门市部开了30年,“零拷”生意也做了30年了,之所以一直保留,是因为“零拷”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让利给顾客,也一直在倡导大家节约、环保。

一勺酱、一块腐乳也能“零拷”

无独有偶,在淮海中路近雁荡路口的上海全国土特产食品商场门口,开了几十年的酱料专柜,依然一勺酱、一块腐乳都可以“零拷”。每当上午开始营业后,市民常常排起小长队。据店家统计,每天自带容器前来“零拷”的顾客约占顾客数量的一半。花生酱、芝麻酱、牛肉酱、腐乳等,“想吃多少就买多少”,不管是甜的还是咸的,为了这份“零拷”的美味,不少年长的市民,特意辗转一两小时车程,从家里赶来,递上手里的空杯、空碗,满载着酱料回家。“这是吃了几十年的味道,也是勤俭持家的传统。”一位老伯这样说道。

“希望零拷能继续下去,我们会来买的。”“最好开几家零拷连锁门市部,这样家门口就能买到了。”采访中,不少市民感慨地说,曾经风行的各种“零拷”——样样都能“零拷”的油盐酱醋腐乳酱菜,随着时代的变迁早已淡出了上海人的视野,但不希望看到这些仅存的“淘实惠”消失,希望保留住这份经济实惠,也保留住这份曾经的情怀。

原文:2020-09-23 上海老年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