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

创业 eben 24浏览 0评论

本文是创业参考,创业不易,社会险恶

提前从各个平台拷贝的资料,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665906

薇娅偷逃税款的风波已渐渐平息,但一场由此引发的最强网络主播查税风暴,却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

上千名网络主播疯狂补税,对自身税务问题自查自纠主动补缴。

要说这也算是行业和个体“改过自新”的好现象,但拨出萝卜带出泥,从逃税风波顺藤摸瓜摸出来的惊天刷单产业链,正逐渐浮出水面

当刷单遇上查税,对于曾经疯狂刷单的主播们来说,无异于自掘坟墓。

因为主播们的真实收入在刷单刷出来的“官宣战绩”面前,就是杯水车薪。如果主播按电商平台统计的销售收入,也就是刷单后的收入来补足税款,有相当一部分的主播都会破产。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拿出自己刷单的“罪证”,用戳破虚假电商繁荣的尴尬,来换自己一张“免死金牌”。

但无论是补税,还是承认刷单,不论哪个选择,留给刷单主播们的,都是表面繁荣的电商泡沫被戳破后的一片狼藉。

1

去年双11,脱口秀演员李雪琴受邀参加了某产品的直播带货,直播结束时显示观看人数达311万,但工作人员透露,实际只有不到11万人真实存在,其余的300多万“观众”,以及直播时的互动主力军,都是机器人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3

同是去年双11,歌手杨坤的一场直播间带货,销量达到了120万,但后续退货退款高达110多万,为此付出10万到13.5万不等“坑位费”的三个商家直接选择报警,指认直播期间涉嫌刷单、造假。

报警商家直言:“知道明星带货水份大,但是想挤挤水也不会亏,可没想到水份这么大,全是水份!”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

去年艺人叶一茜直播卖茶具,在线观看人数近90万,只卖出不到2000元,网店老板在接受采访时怒斥叶一茜直播数据造假,注水严重,称”现在请明星直播,简直就是被诈骗” 。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5

带货明星们屡屡翻车,直播网红们更是对数据造假轻车熟路。

另一个直播数据造假的典型案例,是前段时间因偷税被罚的知名主播雪梨,其2019年在某场直播结束后,与其他工作人员复盘某商品的销量时提及刷单,并称“应当一百单一百单地刷,一下子刷上去了”,但由于中控失误这场直播并没有结束,这一幕也被围观群众尽收眼底。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6

这段对话被网友录了下来,雪梨方面对此万般狡辩,但架不住较劲的网友们挖出了雪梨的日程表,其中”刷单”一项赫然在列,这一力证再次坐实了雪梨刷单之实。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7

在直播带货行业,刷单对主播们来说似乎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提及刷单,行内人大多会撂下一句:“没有不刷单的主播。”

在直播行业,数据代表着江湖地位。

在各大直播平台,主播们的单量越高,就能分到平台越多的流量,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生意和更高的身价。因此很多主播为了抢电商平台的站内权重,会拼命刷单。

另外商家在选择主播时,通常要看主播的带货率,为了拿到更高的坑位费和佣金比例,主播们更是不惜花费大价钱雇人刷单刷量,来营造直播间火热的场景。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8

因此,刷量刷单,已经是直播的业界标配和摆在明面儿上的“潜规则”。

至于主播刷单刷量的操作方式,那可是五花八门。

其中最主要的方式,就是找人头天虚假下单冲完战绩后,第二天让对方选择退款,杨坤那场卖了120万退了110多万就是典型。

这当中,很多主播也会找一些人代买,其实就是自己拍自己发货,货在原地根本没动。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9

如果说杨坤团队也同时采用了这种模式,那真实的销售额就比10万还要少。

甚至,现在主播们刷单都用不到真人了,已经有刷单贩子发明了专门的刷单软件

根据刷单贩子介绍,下载好刷单软件之后,登录之后就可以进行操作,软件有直播互动的功能,在软件上,可以自己放单,每单12元起。

当卧底记者提出是否会被查时,刷单贩子说,“这个不查的,如果不放心,你可以把数据慢慢地递增上去,500-800-1200-2000这样子”。

贩子还表示,直播间的观看量、点赞量也都可以进行操作。除此之外,观众看到的直播间里围观群众和热烈发言,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机器生成的。

根据贩子提供的软件操作视频,商家在登录软件后,通过扫码,便可操纵一个账号在直播间里人工输入发言。此外,在软件里也可以设置几百句发言,以及每句发言之间的间隔时间,之后直播间便会自动跳出一条条评论,直播间的氛围看起来相当热烈。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

至于能反映主播名气和热度的粉丝量,当然也可以购买和造假。

根据刷单贩子介绍,“粉丝我们这目前有两种,高端粉丝25元100个,纯真人粉丝60元100个”。所谓的高端粉丝,其实就是人机混合粉丝,真人粉丝与机器粉丝的混合比例为五五开。

大多数直播在晚上进行,因此在这个时间段,购买粉丝和流量的生意就显得异常火爆。如需购买真人粉丝,还需要提前预约。有刷单贩子说,“晚上7点到9点的真人需要提前预约,临时不排”。

在“生意好的时候”,真人粉丝的价格也水涨船高,真人观看价格高达每小时10元/人。

当然,衡量一个主播的影响力,粉丝量不是唯一标准。当你把粉丝量刷上去,直播间的观看人数是不是也要刷上去,视频点赞量是不是也要刷上去,相应的,视频的转发、评论是不是也得刷上去。

正所谓说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来圆,放在这里,那就是造一个假就要用无数个假来填

因此,在刷单贩子这里,除了“单点”服务之外,还有全套的“优惠套餐”。只需30元,就可获得“1288赞+88条真人评论+10万播放”,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各种不同价位不同需求的选择。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1

各种套餐应有尽有,各个平台的业务也全部涵盖。从刷单人员的朋友圈可以看到,除了抖音,他还长期承接淘宝、京东、天猫、一直播、花椒等各大直播间人气在线互动,业务十分广泛。

从广泛的业务量当中,已经让人深刻感受感到,庞大的虚假流量已渗透到整个互联网世界的肌理。

2

直播行业数据造假,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甚至已经成为直播行业默认有效的运营策略。

早在2015 年,斗鱼 13 亿人看直播所反应出的数据造假问题,就已经突破了人们的理解下线。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2

原WE队员微笑2015年在斗鱼直播英雄联盟时,显示出来的直播观看人数超过13亿。但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初发布的数据,2014年末我国总人口也不过 13.67亿人。

这也意味着,几乎全中国的人都在观看这位大佬直播,可以说是斗鱼史上出现的惊天数据bug,数据造假从此成为直播领域公开的秘密,但造假的不仅仅是直播行业。

同样在 2015 年,互联网农业公司一亩田因出现“9 小时前李老板采购了1073741.8235 吨洋葱”,“6 小时前刘老板采购了 999.999 吨毛桃”等数额怪异的交易信息,同样陷入了数据造假的疑云。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3

107万吨洋葱有多少?要知道盛产洋葱的西昌,年产量也不过 30 多万吨。这是哪家大户能一口气产出这么多洋葱,又有哪位李老板,能一口气买下这么多洋葱?

各种洋相出尽的数据造假,开始在互联网各个平台和领域蔓延。

微博微信等平台的“刷量”“买粉”,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更是互联网数据造假的重灾区。

举个例子,无论是生活圈还是工作圈,很多人周围都难见有几个小鲜肉或流量明星的粉丝,但是打开微博,小鲜肉们微博粉丝动辄几千万起步,发布的微博动态随随便便都有几十万上百万的转发量,隔三差五做客热搜榜,甚至剪个头发化个妆都能冲上热搜第一。

离谱吗?太离谱了。不过乌鸦印象中微博最为离谱的热搜,还是PGONE粉丝买“紫光阁地沟油”热搜,现在想起来都让人笑到喷饭。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4

众所周知,“紫光阁”是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紫光阁》杂志社官方微博,《紫光阁》杂志也是国务院系统的重要党刊。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4

2018年紫光阁官微曾连续发文,就PGOne音乐作品涉嫌教唆青少年吸毒及侮辱女性一事和其他官方媒体一起做出强烈谴责。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6

但这一举动惹怒了PGOne的粉丝们,他们误以为“紫光阁”是一家饭店的名字……于是决定策划了一场人为的“地沟油”事件,想要搞臭“紫光阁”这家饭店。惹得紫光阁官微本尊都哭笑不得。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7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18

粉丝和明星们买热搜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要说微博历史上最为离谱的数据,那还当属“蔡徐坤一亿转发”。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5

连人民日报官微都忍不住评论:“一亿转发量”,你们也真敢刷。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0

一亿转发,这么庞大的数据,说是粉丝不眠不休地转出来的都不能让人信服了。背后的神助攻,是一个可以批量操作的APP——星援

星援APP的开发者截取了新浪微博的数据包,对数据包进行反编译后,又获取到了新浪微博使用的服务器接口,最后将这些能够直接与新浪微博服务器进行交互的接口通过编码的方式写入到手机应用程序内提供给客户。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1

如此一来,粉丝就能登录星援App,用大号绑定多个小号进行各种批量操作,操作的数据可以直接传到微博官方服务器上,粉丝们无需登陆新浪微博客户端就可转发微博。

APP当然不是免费给粉丝用的。每绑定一个号,需要花 20 爱豆,100 爱豆=1 块钱,也就是说,每绑定一个号就是2毛钱,粉丝们数以亿计的转发,让APP开发者赚的是盆满钵满。

2019年6月,星援APP终于被查,星援的幕后开发者蔡坤苗一审获刑五年。

经统计,星援APP累计充值人民币700余万元,至案发时,该软件已有用户使用17万余个控制端微博账号登录,绑定微博账号3000余万个,造成的社会影响恶劣至极。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2

一个刷量APP倒下了,但互联网数据造假的闹剧还在继续。

在文化影视行业,收视率造假、超前点评、水军控评等一系列乱象更是让人瞠目。

和直播行业一样,在影视行业,收视率造假同样是一个秘而不宣的潜规则。收视率造假问题从20世纪90年代起就一直存在,这么多年过去,这颗毒瘤非但没有被剜掉,反而在资本的作用下,变得愈发隐蔽和复杂多样。

《人民的名义》总监制和总发行人李学政透露,其参与投资的一部电视剧今年4月在卫视播出,这部剧一共卖了1个多亿,却花了9000万元买收视率。“挣的钱全部花在这上面了”。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3

这种极为不正常的现象放在影视行业来看却是极为正常的,不买收视率才是其中异类。

2016年,《美人私房菜》被爆因为未购买收视率而惨遭撤档。

2018年导演郭靖宇在微博发长文披露,自己执导的影视剧《娘道》,因不愿意花钱买收视率被电视台长期搁置,而这笔费用高达7200万元,因此誓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4

收视率成为利益刚需,买收视率成为行业痛点,而超前点播和水军控评的闹剧更是让这个行业乱上加乱。

很多网友在看剧观影之前,会习惯性地看看这部作品的打分和点评,然后决定是否观看,但现在各个平台上的打分和点评却注水越来越多,公信力直线下降

就拿12月1号上线播出的古装剧《风起洛阳》这部剧来说,其正式开播时间比原定时间晚了一小时,但在豆瓣的打分区,大量评分在原定上线时间集中涌入,“高度好评”和“极度差评”两方势力提前开始隔空“互殴”。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5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6

12月5日,悬疑剧《谁是凶手》播出时,豆瓣上再次出现了“魔幻”一幕:女演员还未登场,就出现了大量质疑其演技的差评。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7

超前点评,背后必有猫腻。有央视记者以粉丝身份进入一个水军派单群后发现,群内有大量招聘兼职到各平台刷分控评的信息,水军接单后,短时间集中涌入,快速复制粘贴打分带节奏。

一个水军发一条消息可以获取从几角钱到1元钱不等的收入。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8

钱虽不多,但破坏力极强。水军队伍的不断发展壮大,正让“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不断地侵蚀着互联网各个领域

3

其实,不光是咱们国家,数据造假、恶意刷量的行为,在国外也同样存在。

早在2017年,美国视频媒体巨头Netflix 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线视频播放量存在巨大水分,表面上有许多不同观众观看某视频,但实际上可能只有一个人在使用不同设备进行刷量。

除此之外,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巨头经过专业清查,也发现了大量涉嫌流量造假的“僵尸粉”。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29

在美国,此类行为一般通过信用惩戒、民事赔偿等手段解决,但治标不治本。可以说数据造假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难啃的硬骨头

难啃也要啃,因为我国当前的网络数据造假情况,确实十分严重。

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高级研究员张宝峰曾透露,国内目前从事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万人,各种刷量平台超过1000家,其中规模和数量处于头部的100家每个月的流水大概在200万元,暴利特征非常明显。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30

相比于“流量黑灰产”所获得的巨额收益,现行法律、行政法规对恶意刷量行为的处罚力度,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的相关条款,行政机关对“流量黑灰产”的罚款也不超过二百万元。而刷量收益动辄上千万,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如此低额的行政罚款根本难以有效阻止“流量黑灰产”的肆意蔓延

就比如说2018年上海的“视频刷量”案吧。

爱奇艺公司2017年在后台数据中发现,某视频刷量公司运用多个域名,不断更换访问IP地址等方式,对《小林徽因》《二龙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等视频连续访问约9.5亿余次,并获取不正当利益达数百万元,索赔500万元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31

但经过长达一年多的诉讼历程,法院最终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并在媒体刊登声明,消除影响。这种诉讼成本与所获赔偿严重失衡的情形,极大地打击了受害者的起诉积极性

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张泽群、全国政协委员欧阳常林与张国立先后向收视率造假开炮。

在2017年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曹可凡提交建议,建立公平客观的文艺评价体系,以打击影视数据造假现象。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32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编剧赵冬苓对于抄袭作品、票房注水和刷数据等问题,认为应当“狠狠打击”,特别是票房注水等,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其实质是商业诈骗,“建议使用刑法处罚”。

在全社会的呼吁之下,我国对数据造假的检查力度和惩治力度也正在不断加大,相关法律法规也在不断完善。

近年来,国家网信办出台了多项规定,对网络水军的刷帖控评行为有较为细化的规制,今年2月还启动了“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刷分控评”“编造负面信息或误导性信息”“攻击竞争对手”等行为都在打击范围之列。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33

另外,有多个省份的多家企业因统计造假被认定为统计严重失信企业,由多部门实施联合惩戒。公安部更是组织各地公安机关重拳出击,打击网络水军,大量参与数据造假的网络大V账号被封。

但这样的力度还是远远不够的。对于各行各业的数据造假问题,早该重典治乱!

假冒食品威胁人的生命安全,假的影视数据污染的是群众的精神生活。群众苦数据造假久矣!这病,非治不可!

参考资料:

新京报:主播补税潮至 逃税牵出带货刷单疑云

高艳东,李莹:数据信用的刑法保护———以“流量黑灰产”为例

电脑报:史上最离谱数据造假案落幕,App开发者被判5年

央视网:“超前点评”、水军控评的闹剧,该收场了!

法制日报法制经纬:“卫视播的一部剧收入1亿多,9000万来买收视率”

转载请注明:落伍老站长 » 新时代“亩产10万斤”诞生在直播间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